Archive of ‘风光 Scenery’ category

天边

或许是因为养家糊口的社会现实所迫,我不得已竭力用一些看边缘的时间走一些未曾到达的地方。

有些地方早已大名鼎鼎,但我还是想亲身涉足,试图去找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不一样的视界;而有些地方完全是自己在地图上并没有十足目的性的画了个圈圈然后就起身行动,但我还要养家糊口,所以也不会把自己置于高危境地,不过,在那些路途中往往还是会遇见一些小小的挑战。

在事后,我却恍然发现,有一些行走过的地方也并不寻常,有时候是道路的本身的不寻常,有时候是因为我行走的方式。比如我一直是单车行动,曾在中国与蒙古国边境公路上行走,大段道路没有手机信号且周边几乎就是无人区,道路年久失修,路况极差,别人家更强大越野能力的车子也总是出问题,那段道路再往后一个多月就已是风吹雪的模样使小车已经无法通行;又比如曾单车行走雨季的正在翻修的川藏317线,一开始相伴而行的牧马人霸道以60码速度一下子甩开与我的距离,为了不让轮胎和避震受伤,我慢慢行走慢慢看那些路过的风景,一天开十多小时的烂路,沿途拍些自己喜欢的相片,一天下来与那些霸道走一样多的行程,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路上碰到的霸道接连爆掉两个轮胎的情况。

回头想想,自己也算是幸运的,也算是干过一些能成为茶余饭后谈资的事情,也算是知足了。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近红山子乡的草原日落时分。

你好 2018

在时光变迁中我得到了什么?所谓的成长太过抽象,所谓的经济所得只能勉强糊口,所谓的精神提升或许虚无,所谓的路过的那么多的风景不过是某一瞬间的一阵悸动。或许亲情与爱情是人之所以为人最神奇的地方,也或许那些留在我镜头里不完美但还算丰富的小世界是我之所以为我最孤独的模样。

再见2017,你好2108。

春天已经不远了

不同地带的人们对于不同的季节和不同的气候会有不同的感觉与不同的应对。气候意义上的“江南地带”的人们对于冬季总有着一些独特的感受,“湿冷”是最直观的描述,所以,包括我,在冬日里总是很期待阳光的出现,但是江南的阳光总是吝啬的,而阴雨又很难转换成积雪,绿植们也都严格按照自己的作息脱去靓丽活力的色彩进入冬歇,所以,对于江南的人们,冬日就是一个很难描述出什么惊艳内容的时光。

生活在江南城市里的人们,冬天或许才是真正收获的季节,一年奔波下来,终于能迎来一笔年终奖,也顺便在那些零散又无处可去的假节日里好好休整自己的身体和心情,也回去故土和家乡来一番团圆与休养。

然后去迎接又一个如相片中那些重新绽放色彩的季节和又一年的奔忙与耕耘。

相片拍摄于江苏扬州高邮湖畔、京杭大运河旁。

云烟

穿过丛林与溪流,跨过山川与湖海,思绪会随着脚步渐渐行远。
但也有刹那间的疲惫,在那一刻的幻觉是所有的一切都回到的生命的原点。

相片拍摄于浙江仙居谷坦水库和它周围的山林。

黑森林

当时光步入寒冷的冬日,我没有去过的黑森林大概就是这般模样。

从北方的冬天走到江南的冬天,转眼是两个月的时光。雪线也从大兴安岭深处推向江南深处。这种光阴的变迁,仿佛让我触摸到了地球的神奇脉搏。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阿尔山。

1 2 3 4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