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喀纳斯(2)

看那些日出与日落,看那些春风与秋色,走过的风景让人怀念,还没有经过的景色让人向往。生命就是这样,在不断的离去和到来中变幻。

相片拍摄于秋色新疆喀纳斯。

溪口

每一个地方都有关于自己的千年一叹,无论是繁华于当下,也无论是世风萧索。一个地方的景、人以及这方土地上的人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演绎过的一段一段历史和演绎过大历史的人在这一方土地上的经历,各自书写又共同构成了一个地方日日相传的那些记忆。如今的人们为那些记忆又加添了形式感、加添了欣赏的快感、加添了一些引发沉思的东西、加添了许多有商业和政治价值的内容。

这一组图片关于宁波的溪口,是一个夏到最深处的时节里的溪口。对于更钟情与山水的我,我喜欢极了这些山谷流水和绿荫曲径,我完全能想象到当秋天来临时,这里将会变得如何多彩。

在这般优越的山水间,提炼起关于这片土地可歌可叹的那些内容,在舞台上演绎成剧,让人仿佛看到了岁月葱茏。

溪口其实只是一个小地方,但遇见了改变时代的历史人物,遇见新时代里不断挖掘和创造历史的人们,也就有了些不同。

我还是喜欢那些纯粹的山水。雪窦山、剡溪,就是关于这片土地所有人和故事的源泉。

蒋氏故居

纵使人生百转千回,一方故土所养育的人内心最深处的情怀会一直刻骨。

相片拍摄于浙江宁波奉化溪口蒋氏故居。

1 2 3 4 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