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过大年2022

时光的转盘又拨到了年味将至的日子里。感慨时光的不留情面的飞逝,也感受着人生中能持续多年一直来横店记录属于这里的独特年味的奇妙经历。水上的彩灯已经点亮,岸边的戏台已经拉开大幕,廊檐下的人们正享受独属于这里的时光。

相片浙江金华东阳横店影视城。

舟山连岛大桥与它周围的小风光

在2021年6月期的《中国国家地理》上,我为讲述舟山群岛连岛工程的主打文章提供了一批相片,这是一篇讲述人们正用一座一座跨海大桥这一建筑奇迹,把一座又一座孤悬在杭州湾外的舟山群岛这一地理奇迹,链接起来,形成环杭州湾的O型经济地理奇观的故事。时隔半年,舟山连岛工程又多了重要的一笔。2021年末舟岱大桥的通车,让连岛工程距离完全闭合又近了一步,岱山岛、秀山岛、鱼山岛与陆地完成连接了起来。
关于舟山连岛工程的相片我拍摄过不少,我晒一些关于这连岛工程与它周边一些景观的相片吧。

呼中自然保护区

在我心目中,大兴安岭地带最冷僻的区域应该是内蒙古最北端沿额尔古纳河的奇乾林业局、乌玛林业局、永安山林业局三个未开发林业局,以及位于内蒙古、黑龙江交界的大兴安岭山脉主脊周边。这些人迹罕至的大兴安岭腹地,或者普通人无法涉足,或者只能沿着泥泞且很难分辨方向与标识的防火道进入。庆幸的是位于大兴安岭山脉主脊附近的呼中自然保护区内铺设一条砂石小路,穿行这条小道,能深入到大兴安岭的秘境之中。

这里没有手机信号,往往一整天时间都很难再遇到除自己以外第二辆汽车(或许未来会发生改变)。这里的天空时而无比寂静,时而只能飘来只关于大自然的声音,这里的秋与冬来临得特别早,这里的落叶特别迷人,这里的旅程特别令人怀念。

相片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呼中自然保护区。

兴庆宫公园的一些瞬间

关于西安,我想起来兴庆宫公园,一座存在于我的大学隔壁的公园。那时候的时光里,充满了涉足世界的渴望,又因尚且年少以及环境、条件的束缚与渴望中的世界遥遥相望。于是,这座就在大学校园旁的公园,成了我经常逛到的地方。

我曾背着相机在这里拍了很多空无一人只有光与景的相片,也拍过嬉戏的人们悠闲的景象,还在这里记录过女孩的容颜,以及我的无以名状的青春。

相隔十多年,我重回这个公园。公园的样貌依然是我熟悉的样子。兴庆湖岸的那些彩色游船依然飘动着,有新有旧,与记忆中的无差;绿荫之下的石膏像涂色小摊依然被叶隙间洒下的阳光照射出艳丽的模样,只不过小摊已经换了老板;公园里拂动的柳枝似乎比原来更加浓密了些,亭塔好像更加亮堂,环绕着公园的城市丛林变得更高、更密、更繁忙,游走于公园间的人们较过去多了不少游乐的花样。路过的大妈还与我交谈了一会,过去与那一瞬让我感受到的西安人的热情与谦逊,把我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又深刻了一些。

在兴庆宫公园里所经历与记录下的这些时刻,是我一些日子前经过这座城市时特地选择重游的。这座城市已经把自己的故事讲述了几千年,其中有关于我小小的一段,这小段故事对于这座城微不足道,而在我的青春与回忆里,却是最为冗长的篇章。

相片于陕西西安兴庆宫公园。

1 2 3 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