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of ‘行走志 Log’ category

蒲壮所城 门

这是一个被城墙围与城门围绕起的卫城,步入城门,便是一番与外界不尽相同的古老之城,城里保留着大量历史悠久的门,也翻新出了许多新的门。门里,是卫城里人们各自家园,门外,是游人与故人嬉玩的乐园。

相片于浙江温州苍南蒲壮所城。

苍南韭菜园的日出

这是一个阳光和煦的早晨,太阳毫无遮拦的从地平线上升起,点亮了远方的礁石,也照进了我们的日子。

相片于浙江温州苍南韭菜园村周边(棕榈湾风景区、深湾房车营地)。

无法到达终点的旅程

生命就是一段永远无法到达终点的旅程,人生的目的地它在哪?它会是什么?

我曾经有一段旅程的目的地是祁连山腹地的哈拉湖,但由于多种原因,由南向北从德令哈出发走了一段,也由北向南从央隆乡出发也走了一段,但最终都没有到达哈拉湖。站在折返点,我凝望着天空与远山许久许久,然后带着黯然神伤离开这里。

这样的旅程与人生中的许多经历都是相似的,我们为自己设定一个目的地、勾画了一片理想,历经风雨奔向他们,虽已满身尘土,却会因各种原因始终无法触及。人生中,内心世界总是不止哭泣,尽管没有表现于脸庞,但无数苦涩的泪水浇透了自己的心灵,这可能是一种成长,但更是无限的无奈。

旅行的目的地是具象的,而生命历程中的一段段目的地是抽象的,它可能是事业上的一台阶,可能是子女生活如愿,更可能是自己能够与相爱的人把生活过成花儿。人世间会有人承认自己的人生目的地已经到达,而我这一介凡人,望着那些似乎并不高远的人生终点,即使竭尽全力,却总是感到落寞,总是充满哀叹。

我很欣赏黄俊郎写的这句话:

只有藝術、能把那些不被周遭人認同的思緒、任性的言行舉止、荒誕不經的生活、窮途潦倒的落寞、蛻變成為最美麗而引人遐想的存在!就像這世上之所以能夠如此熱鬧、都只因為、「孤單」

关于我的旅行与我的人生中用相片留下的那些画面,或许也是自我的一种艺术表达,或许也会让人有一些“遐想”。

相片于青海海西州德令哈往北的山林。

云雾间的郎木寺

我的前半生中有两次来到郎木寺,一次是高原的草地还没有转绿的四月,另一次是草原已经转入枯黄的九月,各种因素,我始终没有在最绿意的季节拜访到郎木寺。就好像我错过了一场又一场经典的音乐现场。
我也想把人生过得富有电影感,是精致的、深刻的、充满回味的,如同那些我所想象的奇幻画面,但生命中一个又一个现实的阻碍令我至今都无法尽情演绎出脑海里的想象,青春也或许不再了。就好像错过的那些音乐现场已永远无法复现。

相片于甘肃甘南碌曲郎木寺。

1 2 3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