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of ‘花 Flowery’ category

括苍山顶的杜鹃花

我拍了好多张括苍山顶云雾之间的杜鹃花,一组不够,于是我再发一组,再发一组春天里山间分部最广的花朵。

世界上有无数种杜鹃花,而中国是世界上杜鹃花种类最丰富的国家。我最早对杜鹃花这种每到清明节祭祖时都会随手摘上几枝的司空见惯的花朵有了更加全面的感知,是2006年10月《中国国家地理》中用“杜鹃花之路”来描述318国道的那个章节,这以至于后来我在行走川藏线、探寻大兴安岭时,都对杜鹃花给予了很大的关注,也对家乡山中的杜鹃花有了别样的认知,尽管家乡的杜鹃品种相对单一,但依旧阻挡不住我遇见他们时快门不停的开合。

相片于浙江台州临海括苍山顶。

桃花、油菜花 最江南的春光

要选出属于江南的最具代表性的春天里的花,在我心目中,油菜花绝对数第一,与之同时盛开的桃花同样遍布江南各处的房前屋后,那它就是并列第一了。相比起油菜花、桃花,其他的春花里,梨花、海棠、樱花等等在分布范围上稍有逊色,但是点缀江南春日的不可或缺的要角,并列第二就属于他们了。

相片来自浙江仙居、安徽黄山、江西婺源、江苏兴化等。

武汉大学的雨中樱花

夹杂着雪花的冷雨渐渐消散,阳光的登场正式宣告了春的到来,万花即将陆续盛放。

春也是多雨的,不过春天里的雨更具有温润感,还会夹杂些许花的芬芳。春雨与花海相映的时节就在眼前了。

相片于阴雨之中的湖北武汉大学樱花海。

国清寺隋梅

细雨里,我漫步在千年古寺中。这里的梅花历经千年风雨,绽放之时,似乎没有那些公园里、马路旁新栽植的梅花那般的热烈,但在枝丛中开出的花朵宛如古人伸出的手,把飘荡在寺院之中的千年诵经声以最亲近的方式伸向擦肩而过的人们。趟过这千年时光凝聚的卵石与石板相间的土地,体会着雨水淅沥之中盛放在枝头与飘落于地面的花瓣各自的诉说,这种凝固与生长、宁静与低语共存的时空,是最难以用言语去描绘的人世间。

相片于细雨中浙江台州天台国清寺的梅花(隋梅)。

1 2 3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