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of ‘行走志 Log’ category

关于呼伦贝尔的一段草原公路

我记得,驾车漫行这段草原公路时,汽车音响里播放是南京李先生的歌,只留存在自己U盘里的他的电声与管弦乐,让我不断重温着现场音乐的超脱的模样,那一段《回答》的朗诵或许是许多人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旋律与声音。
谢天笑在更早之前的“呼笑而至”演唱会已经开创性的将摇滚与交响做了强大的融合,赋予现场音乐无限的魅力,只不过那时候我的世界还没有被摇滚彻底打开,也遗憾之前“呼笑而至”演唱会的视频在声音上存在重大瑕疵。
多年过后,被“禁足”的人们开创了一场又一场的云上演唱会,周杰伦的两场“史前”演唱会重新搬上网络(之所以说是“史前”是因为我听过那两场的音频太多太多遍,哪里歌词唱错了、哪里让观众唱了我都清楚记得),谢天笑的那场“呼笑而至”演唱会也进行了重制,把破嗓的鼓声进行了修复,当然也把那两声灵魂“wocao”做了消音,当然我也贪婪的享受着“禁足”时期的音乐考古。
或许很多人已不知道南京李先生(逼哥)是谁,但已经刻在脑子里的那些回音这一生也不会忘记。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中俄边境331国道。

东阳花园村的木材堆场

随着夏日的来临,空气开始有些闷热起来,这让我想起了曾经一个湿热的日子,闯进了一片锯木板堆场,记录了一帧帧有趣的关于木材的画面,从原木到加工了一般的木材,形态各异,堆放不同,犹如少年学画时恣意在纸张上涂下的样子,还有“蘑菇”在雨后时光了从木材缝隙中迸发出来。
这是我原本在探索大兴安岭等林区时希望获得的场面,
但北国的森林已经被涵养起来,林区里的木材堆场已不复存在,而在红木产业为支柱产业之一的南方小城浙江东阳,高经济价值木材的集中堆放,让我的镜头里拥有了这样一片难得一见的场景。

相片于浙江金华东阳花园村。

洛克之路上的贡巴寺与尼巴藏寨

前几日翻起了扎尕那的相片,也就想起了那一年我选择经由洛克之路由北向南从后山进入扎尕那的经历。这是一段并不容易的行程,尤其是赶上施工与降雨。
虽然在翻山过程中吃了些苦头,但对于沿途所遇见的贡巴寺与尼巴百年藏寨却是回味无穷,这是一片真真切切的秘境,是一方超脱世俗的家园,来到这里的人们或许远远少于扎尕那这个目的地。
当我走在从甘南州卓尼县通往迭部县的洛克之路上时,惊喜的发现导航软件中这条穿峡谷翻山的泥泞路其实名为G248,对这条国道数字的陌生意味着这是一条升格不久的国道,于是我就想象着,在不远的未来,洛克之路将不再泥泞,这里的人们会驶上好公路,山里山外彼此亲密相连。

相片于甘肃甘南卓尼县,洛克之路上的贡巴寺与尼巴百年藏寨。

横店广州街香港街里的春节氛围

等待游人的时光里,这里的街仿佛是不真实的充满了历史感的宁静的画。而进入表演时刻的街,顿时如同穿上了盛装开始了它的华丽演出,把所有的人的热情都加温,把所有人的思绪都沉浸到穿越了时空的另一个世界。

这好像,当我们按照幻想的模样许了一个不真实的愿望,愿望之中的景象就很快的轰轰烈烈的降临身边,尽管是短暂而易逝的,至少我们拥有过这样的体验,未来生活里也多了一段美妙而不舍的回忆。

相片于浙江金华横店影视城广州街香港街。

 

1 2 3 4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