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临海’

临海羊岩山的一场云海日出

这是一个酷暑难耐的少雨的夏,我有点担心起来山林间的那些林木与茶园,直到有一天下了一场猛烈骤雨。于是,在下一个早晨,山间被迷幻的云雾包围了起来,洗刷之后的山林也特别迷人。然后,我又开始期待下一场大雨了。

相片于浙江台州临海羊岩山。

台州府城的一段夏日时光

这一片3.12平方公里的“台州府城”,是新晋的5A级景区,也是我曾享受过许多次悠闲小时光的地方。

它位于台州市的地理中心,临海市,这里有一大片保留着古朴风情的建筑群、慢行街,古建群旁有东湖园林在点缀,而它们的周围有一圈江南长城在围护,长城之外还绕着一条灵江水。

相片于浙江台州临海台州府城(紫阳街、台州府城墙(江南长城)、东湖、巾山)。

括苍山顶的一场云海日出

人是一种很容易受感动的动物,有时是亲人、爱人的温暖拥抱,有时会是一口故乡的、小时候的味道,有时候是搅动人心的音乐旋律或音乐高潮是的一声呐喊,有时是人生苦尽甘来时释然的感觉,而有时只需要一阵柔然的微风,或者漫天灿烂的霞光,不是吗?

相片于浙江台州临海括苍山顶的一场绚烂朝霞。

括苍山顶的杜鹃花

我拍了好多张括苍山顶云雾之间的杜鹃花,一组不够,于是我再发一组,再发一组春天里山间分部最广的花朵。

世界上有无数种杜鹃花,而中国是世界上杜鹃花种类最丰富的国家。我最早对杜鹃花这种每到清明节祭祖时都会随手摘上几枝的司空见惯的花朵有了更加全面的感知,是2006年10月《中国国家地理》中用“杜鹃花之路”来描述318国道的那个章节,这以至于后来我在行走川藏线、探寻大兴安岭时,都对杜鹃花给予了很大的关注,也对家乡山中的杜鹃花有了别样的认知,尽管家乡的杜鹃品种相对单一,但依旧阻挡不住我遇见他们时快门不停的开合。

相片于浙江台州临海括苍山顶。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