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公路’

北行随笔(2)

北行随笔

声音总是伴随着旅途而存在。所以,我珍惜自己所听到的世界的程度不亚于所看到的世界的程度。

旅途中的声音会是来自自然界,时而是狂风四起的呼啸,时而是微风拂过生灵的轻语,时而是仿佛停止了呼吸般不真实的静谧。旅途中的声音会是来自车上、耳机里的歌曲,时而是努力营造着悠扬、宁静的氛围的轻音乐,时而是唤起一身热血、令人精神振奋的摇滚乐,时而是入乡随俗、显得无比应景的民乐。旅途中的音乐还会来自同行者的交谈,与在远方的亲人、情人的对话,也会是自己的呐喊或呢喃。

旅途总是短暂的,相伴在旅途中的各种声音就是长长的生命里各种被听到的、吸纳到的声音的浓缩,而这些被“浓缩”的声音在脑海里总是很难忘却。

可能所有路途中的人与事都通过声音被复刻了下来,就好像我所拍下的数不尽的相片,也可能被这些声音所唤起的那些欢悦、爱意、孤独、落寞都在旅途中被匆忙而深刻的遍历了。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相片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国道331附近(除图1、8)及黑河逊克县(图1、8)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1)

晃晃悠悠,我的足迹到了国土的最北端。柏油公路、砂石路、泥土路、涉水路,木栈道、石子小道、铺满落叶的道,这些都是我通往最北端、到达最北端过程中所经历的车行路、步行道。

我用车轮、脚步、双眼、相机,交织又共同触碰国土的南南北北,从喧嚣至嘈杂的陋室,到清静至空灵的森林,身体在穿越着,包围着身体的气息在变幻着,于是,转瞬即逝的岁岁月月多了不少看不见但能感触到的灵魂空间。

在用身体与灵魂收集各种场景的气息时,或许有家人的相伴,或有伙伴的并行,抑或有一面之缘的有缘人匆匆携手,也或许只是孤身一人。在这其中,有些人朝夕相处,有些人依靠网络牵缘,有些人鲜有了联络,而有些人明知她就在心灵的不远处,却无法再相互贴近。

看见的,看不见的,触摸到的,触摸不到的,会幻化成一阵欣喜,或一声叹息。

前8张图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国道331及周边,第9图拍摄于伊春。

磨阿公路东段

曾经在入冬的磨阿公路西段记录了一些萧索的风景,我又用自己的车轮行过磨阿公路的东段,去把整条人称风光大道的小路“磨阿公路”的全部都用涉足到。在这段行程中,有大片的平地田野、不时隆起的山体、地貌特征明显的河谷、让人眼前一亮的湿地、散落的村庄、肆意生长的林木,我用小飞机把这些在路上的所见所闻都记录下来。如此一来,以柴河为中心的四个方向的景色我都有所收录,向西到达阿尔山,向南的大部分路程是沿着绰尔河,能一直行进到乌兰浩特,向北也是基本沿着绰尔河经过塔尔气能前往牙克石。柴河是绰尔河风景带与磨阿公路风景带相交的地方,是一个低调又充满魅力的小镇,我曾把这里作为旅行的起点,也曾把这里作为旅行的终点,我好像已为这个地方留下了许多相片,也深切的感受了这里的许多美丽。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扎兰屯蘑菇气至柴河公路(X313磨阿公路东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