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公路’

祁连山间的公路

从嘉峪关出发,我计划驾车沿着北大河前往一个叫做镜铁山的地方,想去探寻这个神奇的矿石宝地,然而,从嘉峪关向南行驶出20多公里,即将步入北大河的河谷地带,就被一道关卡挡住了去路。计划中的北大河沿河、沿嘉镜铁路之行,变成了沿甘肃省道215线的祁连山穿越之行。行驶在这样一条绕行线路中,我收获了另一番奇妙景观。

行驶在这条公路上,目及之处的山体总是很缺乏植被,但色彩普遍很丰富。这些色彩正预示着祁连山间所蕴藏的众多宝藏,其中的镜铁山就是为国提供了众多宝藏的一个重要区域。

盘旋的公路、明暗相间的太阳光投影、不时出现的雪山,以及呈现着不同色彩的山体,在美学上构成了仿佛油彩画一般的画面,这样的场面是迷人的,然而,山间各种被肆意开垦过的地方在这样的迷人场景里显得触目惊心,尤其是当有些山头上出现了各种提供给矿车行驶的毫无规则的道路。

随着祁连山保护工作的开展,能让普通人深入到祁连山腹地探寻美景的通道变得越发难能可贵,而甘肃省道215或许是能让人自由在山间感受其中一种魅力的为数不多的选择,尽管原本这条公路沿线很多能进一步得到美景的很多岔路已经关上了大门。

祁连山是需要休养生息了,但我也盼着,祁连山腹地的那些壮丽景致不要仅是一闭了之,让普通人再也无法触及。

 

  

相片于甘肃张掖肃南215省道。

大兴安岭里的一段公路

这是一条很随意存在的公路,路况不佳,路途在森林、草场、田野间变换穿行,有不少生活气息,又充满了“远方”的味道。

     

相片与内蒙古呼伦贝尔大兴安岭深处的塔尔气至红花尔基公路。

北行随笔(2)

北行随笔

声音总是伴随着旅途而存在。所以,我珍惜自己所听到的世界的程度不亚于所看到的世界的程度。

旅途中的声音会是来自自然界,时而是狂风四起的呼啸,时而是微风拂过生灵的轻语,时而是仿佛停止了呼吸般不真实的静谧。旅途中的声音会是来自车上、耳机里的歌曲,时而是努力营造着悠扬、宁静的氛围的轻音乐,时而是唤起一身热血、令人精神振奋的摇滚乐,时而是入乡随俗、显得无比应景的民乐。旅途中的音乐还会来自同行者的交谈,与在远方的亲人、情人的对话,也会是自己的呐喊或呢喃。

旅途总是短暂的,相伴在旅途中的各种声音就是长长的生命里各种被听到的、吸纳到的声音的浓缩,而这些被“浓缩”的声音在脑海里总是很难忘却。

可能所有路途中的人与事都通过声音被复刻了下来,就好像我所拍下的数不尽的相片,也可能被这些声音所唤起的那些欢悦、爱意、孤独、落寞都在旅途中被匆忙而深刻的遍历了。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北行随笔

相片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国道331附近(除图1、8)及黑河逊克县(图1、8)

北行随笔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