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内蒙古’

扎兰屯柴河的秋色

过去我提到过曾在不同阶段的秋天里,多次来到呼伦贝尔森林深处的柴河月亮小镇,
这是一个一阵秋风拂过就能变幻一种环境色彩的美妙小镇,小镇从初秋到深秋遍历不同风格的黄。
我怀念那个站在柴河山顶的早秋晨光,看着森林间、水面上薄薄的雾气慢慢消散的景象,感受着夹杂着落叶声的风的亲吻,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远方的家园。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扎兰屯柴河月亮小镇。

恩和草原的晨光

一阵骤雨之后,这片秋日的草原又重新拥有了充满生命力的气息与芬芳,从视觉到嗅觉都无比温润,这样一个令人舒畅的早晨,我收获了无限的欣喜。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额尔古纳恩和俄罗斯族民族乡的秋日晨光。

乌兰布统遇见的“雪”

这是一个小年日,过了大年夜就会到达春天。略带阴冷的天气里,让我想起了冬天的远方的雪,而作为一个南方人,关于雪的幻想太多太多,但关于雪的见识太少太少,哪怕只是一场淡淡的落雪,就已经足够难忘。

相片于内蒙古赤峰克什克腾乌兰布统草原。

额尔古纳湿地

剧烈的降温正在横扫这个国土,这让我想起“冷极”这个词。
说到中国的冷极,位于大兴安岭腹地的根河市是公认。而与这个“冷极”同名的河流“根河”,就从根河市弯弯曲曲向西南流动,直到在中俄边境汇入了额尔古纳河。
当根河流淌出大兴安岭的山林后,稍遇见平坦的地势(呼伦贝尔大草原),就完完全全展示出了婀娜妙曼的身姿,直接幻化成了无数的小辫子,徜徉了百公里。围绕着这些辫状水系,生长出巨大的湿地环境,亚洲第一湿地就诞生在这方水土。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额尔古纳湿地(亚洲第一湿地)。

1 2 3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