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内蒙古’

呼伦贝尔大草原的一场日落

我未曾想过,我会在呼伦贝尔草原上遇见这样一场华丽的日落,而且还是在一片湖水与湿地环绕的世界里,天空由橙色转入粉色,大地也跟随着绚烂了起来。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呼和诺尔湖、辉河畔)。

那些内蒙古的秋色

从乌兰布统,到阿尔山,再到秘境奇乾,我寻访了很多内蒙古的秋日森林,这些森林把国土的北方之秋装扮得金灿灿,是寻找美景的矿藏之地,我很怀念这些情景,我想重新造访他们,也想换一种时节欣赏他们的模样。

关于呼伦贝尔的一段草原公路

我记得,驾车漫行这段草原公路时,汽车音响里播放是南京李先生的歌,只留存在自己U盘里的他的电声与管弦乐,让我不断重温着现场音乐的超脱的模样,那一段《回答》的朗诵或许是许多人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旋律与声音。
谢天笑在更早之前的“呼笑而至”演唱会已经开创性的将摇滚与交响做了强大的融合,赋予现场音乐无限的魅力,只不过那时候我的世界还没有被摇滚彻底打开,也遗憾之前“呼笑而至”演唱会的视频在声音上存在重大瑕疵。
多年过后,被“禁足”的人们开创了一场又一场的云上演唱会,周杰伦的两场“史前”演唱会重新搬上网络(之所以说是“史前”是因为我听过那两场的音频太多太多遍,哪里歌词唱错了、哪里让观众唱了我都清楚记得),谢天笑的那场“呼笑而至”演唱会也进行了重制,把破嗓的鼓声进行了修复,当然也把那两声灵魂“wocao”做了消音,当然我也贪婪的享受着“禁足”时期的音乐考古。
或许很多人已不知道南京李先生(逼哥)是谁,但已经刻在脑子里的那些回音这一生也不会忘记。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中俄边境331国道。

扎兰屯柴河的秋色

过去我提到过曾在不同阶段的秋天里,多次来到呼伦贝尔森林深处的柴河月亮小镇,
这是一个一阵秋风拂过就能变幻一种环境色彩的美妙小镇,小镇从初秋到深秋遍历不同风格的黄。
我怀念那个站在柴河山顶的早秋晨光,看着森林间、水面上薄薄的雾气慢慢消散的景象,感受着夹杂着落叶声的风的亲吻,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远方的家园。

相片于内蒙古呼伦贝尔扎兰屯柴河月亮小镇。

1 2 3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