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日落’

阿尔山天池

好像也没有什么雨水,一阵凉风就能把大地吹成秋色,又一阵冷风就把森林吹进了冬天,然后被雪覆盖。游人匆忙而来,深呼吸体验你的夏,登高远赞叹你的秋,冷飕飕走过你的冬。也是那一瞬间的夕阳西下,我从低空中欣赏了你耀眼无比的全貌,然后铭记成能伴随我很久的相片,陪我继续走过夏秋冬的轮回。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阿尔山天池。

天边

或许是因为养家糊口的社会现实所迫,我不得已竭力用一些看边缘的时间走一些未曾到达的地方。

有些地方早已大名鼎鼎,但我还是想亲身涉足,试图去找出一些属于自己的不一样的视界;而有些地方完全是自己在地图上并没有十足目的性的画了个圈圈然后就起身行动,但我还要养家糊口,所以也不会把自己置于高危境地,不过,在那些路途中往往还是会遇见一些小小的挑战。

在事后,我却恍然发现,有一些行走过的地方也并不寻常,有时候是道路的本身的不寻常,有时候是因为我行走的方式。比如我一直是单车行动,曾在中国与蒙古国边境公路上行走,大段道路没有手机信号且周边几乎就是无人区,道路年久失修,路况极差,别人家更强大越野能力的车子也总是出问题,那段道路再往后一个多月就已是风吹雪的模样使小车已经无法通行;又比如曾单车行走雨季的正在翻修的川藏317线,一开始相伴而行的牧马人霸道以60码速度一下子甩开与我的距离,为了不让轮胎和避震受伤,我慢慢行走慢慢看那些路过的风景,一天开十多小时的烂路,沿途拍些自己喜欢的相片,一天下来与那些霸道走一样多的行程,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路上碰到的霸道接连爆掉两个轮胎的情况。

回头想想,自己也算是幸运的,也算是干过一些能成为茶余饭后谈资的事情,也算是知足了。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近红山子乡的草原日落时分。

永宁江落日

习惯了在地面望向远方的地平线,也偶尔登上山巅去远眺那些人间。但是人终究会获得一双翅膀,冲破一切的束缚和枷锁,追求我们的自由,是翱翔的自由,是思考的自由,是人生价值实现方式的自由。

相片拍摄于浙江台州黄岩永宁江日落时分。

洋山港

洋山港,我已经多次来过,而每一次来,总会有些不同。这次我从海面、从空中、从地面多看了这里几眼。

相片拍摄于浙江省嵊泗洋山港。

1 2 3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