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海岸’

霞浦海岸的日出日落

翻看硬盘里相片,才发现,我拍过不少属于这里的日出日落,各式各样的日出日落,各种视角的日出日落。他们大部分是平凡的,就像我们的人生旅途往往是疲惫的,也有一部分是惊艳的,就如同人生中不时会遇见惊叹的景、美好的人。

相片于福建霞浦海岸。

福建平潭海岸

翻起过去的相片,就想起了年少时,更多的阅读对象是文字,从文字世界里感受作者营造的意境,而自己也总是把所见所想所要表达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如果在满目文字间加上点相片那文字所表达的气氛就会更加活跃。那些字里行间的插图或许就是我较早的影像启蒙,尤其是在写关于旅行关于远方的随笔与散文的那些书籍里。渐渐的,我也拥有了使用更多图片来表达自己的旅程以及关于旅程的那些思绪的本领。而这时,无论是纸质书籍还是互联网媒介,图文时代席卷而来,再然后便进入了视频的时代。

时代在更迭,我们都无法阻挡世代变迁,也无法定义每一个时代的好与坏。我只是翻看过去的相片时,想起了那段来时路,那种我是从哪里出发、为何而出发的记忆,是这一生都会不时想起的心灵的回音。

相片于福建福州平潭海岸。

温岭石塘的海岸日落

一场日落,把这片石屋海岸染上了最耀眼的晚霞,垒砌起万人居所的石块仿佛也闪耀着金光,而承载万人生计的渔船正在粼粼海面上慢慢起伏,日落的过程里,天色从黄到橙到红的变化带给这片渔乡海岸色泽的变幻,紧接着,小岛上的灯光渐渐亮起,迎来了属于这里的海风夜晚。

相片于浙江台州温岭石塘小箬村的海岸日落。

被人们耕耘过的三门的海岸

在滩涂上,在海岸上,在海中的岛屿里,世世代代的人们以自己的方式耕耘了这片土地。海岛上,人们凿开坚硬的岩石,岛屿与大陆海岸的四周,人们围垦出壮阔的养殖滩涂,海岸之上,人们用大棚与机械铸就出广阔的田野。岁月变迁,离岸孤悬的海岛被围垦拉进了与大陆的距离,很多地方已经不再有清晰的界限,水道在滩涂间迂回,规规矩矩按照人们的规划流向大海,海岸的里外,都是这方土地上面人们耕作的牧场。

相片于浙江台州三门县蛇蟠岛、扩塘山岛、船帮里村、沈园农庄、涛头村等处。

1 2 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