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航拍’

秋色溪口

江南的秋色来得很缓慢,也并不那么浓烈,但足够让我们身处其中,去聆听踩过落叶的脚步声,去呼吸慵懒的阳光晒过的泥土的气息,然后去欣赏常绿山林里那些夺目的五彩。

相片拍摄于宁波奉化溪口。

入秋

伴随着凉风阵阵吹来,树叶片片掉落,镜头里的色彩由幽绿渐渐转换成了金黄,人们也终于感受到,秋天已经来了。

一面西子湖水,装扮了杭州城,也点缀了江南。江南的入秋不同于内蒙草原或是北疆地带的狂烈,江南入秋的模样一如他春夏冬的温柔宁静、淡然优雅,在天色光芒的烘托下有了一番让人无比陶醉的美色。

相片拍摄于晨光下的初秋西湖。

蛤蟆坝

在秋的深处找到了一些绿色,让人欣喜,然后在这片灿黄的原野上扑面而来阳光的柔暖,
于是这景象美进了心窝里犹如大师画。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坝上草原之蛤蟆坝。

赞助商

我没有赞助商,但依旧策马奔腾在路上。

我是自己人生的代言人,在时光的罅隙里阅览世间风情。

我停不下自己的步伐,即使有时候奔跑起来有那么些不安定。

我还是有很多能量的极限,天黑了,就停在那儿吧。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

德勒沁

关于“世界的尽头”这种感觉,我在亚丁被雪山包围的河谷里强烈的感受到,当我站在在德勒沁的西拉沐沦河河谷中,这种感觉又一次强烈。或许说亚丁可以有一条穿过森林的成型的路去到达,而德勒沁这个地方,只有翻越河谷两侧的沙坝才能抵达。身处其中,目光的东西两侧都已是高耸的沙坝,河流的两端也过于狭小以至于没有成型的道路可以通行。

但是,就在这世界尽头之地,离开地面,到天空去,就不再是无法出走的世界尽头,画面就变成了似乎有些震撼的奇迹之境。

相片拍摄于内蒙古克什克腾德勒沁。

1 2 3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