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风光’

漫行长白天地

长白山的旅行告一段落,有一些简单的感想:在我们离开钢筋水泥城市的时候,内心会有许多的释然,或许是在逃避什么,也或许是在追寻着什么。我们所希望的理想生活是什么?是匆匆忙碌,还是闲适宁静?但来到这里,我们至少拥有了短暂的无拘无束的欢愉。

相片拍摄于吉林长白山森林以及山下的林间小城二道白河。

从灯塔村到花鸟村

趋近盛夏,海岛的花开了,回忆追回到了那些海岛上。

从花鸟村到灯塔村,一段一个小时的步程,把花鸟岛上的村庄链接在一起。一端是仿佛世界尽头的灯塔秘境,另一端是被蓝眼泪海环绕的世外村庄。

我很想在岛上生活许多时日,但怕自己太过孤独。灯塔下,寥寥几名守灯人,陪伴着这座导航了远行的船的灯塔。灯塔旁,寥落的村庄里,稀落居住着些狩渔人,还有几个孩童在石房与板路间嬉戏奔跑。

到了花鸟村,热闹的氛围才稍微有了一些,但许多场景也只是随着来来往往的游人而热闹。海岛的天气总是变幻莫测,尤其是夏天,时不时就吹来的大风和动不动就升起的大雾会让这个岛屿与世隔绝,习惯了相对便利和丰富的城市生活,无人可倾述地方会显得很寂寥。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的脚步还走得不够遥远,所达到的地方还不够极点吧。

相片拍摄于浙江舟山嵊泗花鸟岛。

在花鸟岛上,我隐约看见了我曾经到达过的嵊山枸杞岛,是这些岛屿共同构成了东海最东陆地边际线。

传送门至嵊山枸杞岛

溪口

每一个地方都有关于自己的千年一叹,无论是繁华于当下,也无论是世风萧索。一个地方的景、人以及这方土地上的人在这片土地上曾经演绎过的一段一段历史和演绎过大历史的人在这一方土地上的经历,各自书写又共同构成了一个地方日日相传的那些记忆。如今的人们为那些记忆又加添了形式感、加添了欣赏的快感、加添了一些引发沉思的东西、加添了许多有商业和政治价值的内容。

这一组图片关于宁波的溪口,是一个夏到最深处的时节里的溪口。对于更钟情与山水的我,我喜欢极了这些山谷流水和绿荫曲径,我完全能想象到当秋天来临时,这里将会变得如何多彩。

在这般优越的山水间,提炼起关于这片土地可歌可叹的那些内容,在舞台上演绎成剧,让人仿佛看到了岁月葱茏。

溪口其实只是一个小地方,但遇见了改变时代的历史人物,遇见新时代里不断挖掘和创造历史的人们,也就有了些不同。

我还是喜欢那些纯粹的山水。雪窦山、剡溪,就是关于这片土地所有人和故事的源泉。

1 2 3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