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行随笔(1)

晃晃悠悠,我的足迹到了国土的最北端。柏油公路、砂石路、泥土路、涉水路,木栈道、石子小道、铺满落叶的道,这些都是我通往最北端、到达最北端过程中所经历的车行路、步行道。

我用车轮、脚步、双眼、相机,交织又共同触碰国土的南南北北,从喧嚣至嘈杂的陋室,到清静至空灵的森林,身体在穿越着,包围着身体的气息在变幻着,于是,转瞬即逝的岁岁月月多了不少看不见但能感触到的灵魂空间。

在用身体与灵魂收集各种场景的气息时,或许有家人的相伴,或有伙伴的并行,抑或有一面之缘的有缘人匆匆携手,也或许只是孤身一人。在这其中,有些人朝夕相处,有些人依靠网络牵缘,有些人鲜有了联络,而有些人明知她就在心灵的不远处,却无法再相互贴近。

看见的,看不见的,触摸到的,触摸不到的,会幻化成一阵欣喜,或一声叹息。

前8张图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国道331及周边,第9图拍摄于伊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